贵州刘建:养殖肉牛成致富带头人

图片 1

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弥渡县德苴乡新和村是典型的山区村,经济来源主要靠种植烤烟和传统养殖及外出务工,群众生活普遍困难。村内无带富产业、群众无致富能力、村集体无经济收益这“三大难题”摆在新和村党总支面前。为此,党总支多次召开村民会议,走访发动群众,最后大家决定以发展壮大有一定经验的肉牛养殖产业,决定以“党组织+合作社+扶贫户”的模式开展肉牛养殖,并于2015年3月在北朝南村委会成立了弥渡县谋发肉牛养殖专业合作社。

“今年上半年出栏肉牛25头,平均900斤/头,按12.5元/斤计算,除去原成本、人工费及其他生产性支出,纯利润就达10万元。预计下半年再出栏30头,全年纯收入22万元。”江口县怒溪镇骆家屯村村民刘建高兴地向笔者算着收入账,“22万元,相当于外出务工5年的所有积蓄。”

为构建党建和精准扶贫的“大本营”,年初,村党总支用10万元强基惠农“股份合作经济”项目资金从群众手中流转了5亩土地,建成了310平方米圈舍,可容纳养殖肉牛104头。采取“党组织+合作社+扶贫户”的形式,把建成的圈舍作为村集体资产出租给建档立卡贫困户和养殖大户,贫困户每天每头牛收取0.5元的租金,其他养殖户每天每头牛收取2元租金,合作社给予技术指导。在这儿,不仅为需要圈舍的贫困户和大户提供养殖场所,还进一步让养殖大户带动贫困户,贫困户向养殖大户学习经验。渐渐地,贫困户富了,村集体经济收入也由原来的“空壳村”,变成了每年至少有6万元收入的“富裕寨”。

被村里人叫着“牛老板”的刘建,当年却是响当当的“穷小子”。“我家祖祖辈辈是庄稼人,因为没钱,又缺劳力,只读到小学三年级,就被迫回家务农或外出谋生。”说到父辈和自己的经历,刘建有点哽咽。

在新和新村,正在圈舍给牛喂食的禹桂兰说:“我们家养的母牛多,采取自繁自养,现在养了36头,一年大概能出栏100多头,一年至少有20万元的收入,我们现在计划贷点款盖圈舍,把养殖规模再扩大一些。”目前,新和村全村肉牛养殖户从2014年初的150户增加到现在的320户,肉牛年出栏量从2000余头增加到5500余头,农民年人均纯收入从2014年的2543元增加到4132元。

1989年起,刘建在凯里锦屏茶场务工,采茶、剪枝、除草、施肥,茶园管理的每一项他均驾轻就熟。还做过“广漂族”,搞搬运、修楼房、加工钟壳等,粗活重活样样都干。“打一辈子工也只能暂时糊口,照样甩不掉‘穷帽子’。”

德苴乡党委书记李连英说:“在精准扶贫这场攻坚战中,新和村以党建工作为引领,因地施策,通过实施‘党组织+合作社+扶贫户’的模式,由党组织牵头,党员带头示范,发动群众发展肉牛养殖产业,助力脱贫致富,效果显现。

2003年,农村各地大兴建筑之风渐长。刘建瞄准商机,用自己多年打拼积攒的钱,回家开起了砖厂,当年便掘到了自主创业的第一桶金,盈利5万元,“千年咸鱼终于看到了翻身的希望”。

换穷业、挪穷窝,美丽乡村靓起来。有了钱,修建一栋小洋楼,改善人居环境,过上幸福生活并不是件难事。“陆家寨位于怒太公路沿线,直通梵净山景区,如果把寨区房屋实施统一规划统一设计,建成风格一致的建筑群,不仅能提升乡村面貌,也有益于乡村旅游的开发。”刘建的话语,充满了利小家顾大家的智慧。2005年8月,陆家寨全体群众集中商议此项提议,得到一致认可。2017年10月12日,笔者来到骆家屯村陆家寨,一眼望去一排干净整洁的房屋鳞次栉比,公路通到屋门前,素净的白墙搭配简约的线条,处处展现着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雅致。

因肉牛业市场需求大,且长期稳定。2012年,投入资金30万开始肉牛养殖,“哪知,因缺乏养殖技术,管理不当,致多头牛死亡,亏本8万余元。”刘建说,“从哪里踢倒就从哪儿爬起,第二年,我邀请了多位市、县级肉牛养殖专家来基地作技术指导,并与我弟弟刘昌群合伙各贷款15万元继续投入肉牛养殖产业。”

如今,肉牛养殖产业越做越火,村民群众经常来向他求取致富经,他总是热情帮助。今年,脱贫攻坚整县退出在即,刘建被全村群众推选为村务监督委员会主任,监督和指导村级扶贫产业的发展,带领更多缺技术、少出路的贫困群众脱贫致富。

相关文章